首页

网游竞技

末世的那些年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末世的那些年: 第9章 A区堡垒再见张鹏-我苟在末世那些年起点中文

    我开始掀开了一个被角,白光撒了进来,入眼处是白色床单,床单之上有着一个红色的十字。

    我眯着眼睛,过了一会儿适应后,我又把被子打开了一些。

    就这样我反复做了4次,终于探出了头。

    我的两侧都是浅蓝色的布,当做隔挡,整个屋子都是心电监测仪的声音。

    身上插着很多的管子,但是我却摘下了氧气罩。

    福尔马林的味道瞬间充斥了我的鼻腔。

    “咳咳~,呕,呕”

    *呕了一会,但是心中庆幸不已:“还好当初去买了物资,不然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我艰难的靠在了床头。

    端起一旁的粥,小小的抿了一口,先润一下嘴唇,以防突然张嘴导致嘴角或者嘴唇撕裂。

    “很暖,很香,比那些罐头和饼干好吃的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喝了小半碗后,我把剩下的粥放到一旁。

    回想起来之前在小区的那些丧尸。

    不多时,左边响起了开门的咯吱,随后便是由远及近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很快便看到了一名男医生,两名女医生,身后还有一个穿着军装的人。

    “医生,您看看他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放心。”

    当男医生走到床的右侧时,我终于看到了,是张鹏。

    我朝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也冲我笑了笑,但是却竖了一个中指。

    我很想跳起来像以前那样爆锤他,但是没有太多的力气,感觉很虚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战士,你真的是他兄弟吗?哪有一见面就竖中指的,人家还是病人,如果激动起来出了事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一名女*鄙视的看了一眼张鹏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但张鹏却朝我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笑道:“抱歉,是我太激动了!”

    “激动可以,但规矩还是要守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好的,不会有下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再有下次就把你轰出去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们像极了打情骂俏的情侣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们两个别吵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男医生终于开口了。

    随后拿着手电筒看了看我的眼睛。

    然后把一个类似于验孕棒的东西塞进了我的嘴里,依旧是一股福尔马林的味道。

    过了5秒钟拿了出去,看了看。

    最后把一个仪器放在我的肚子上,亮起了蓝色的灯光,我明显能感觉到小腹开始微微发热。

    男医生还贴心的和我解释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发热是正常的,不用害怕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一会屏幕后,说道:“百分之五,没问题,由于昏迷了将近一个星期,身体的肌肉有些萎缩,不过问题不大,看样子以前经常锻炼,估计一个星期就应该可以下地走动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看向张鹏。

    “你是几队的?”

    “a队。”

    “哦,刚刚下来就过来了,他们说的‘小保姆’就是你吧?”

    张鹏挠了挠头:“好像是吧!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的朋友身体没有大碍,估计还有两天你才会再次上前线,这两天如果无聊就过来陪陪他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都是一家人。”

    随后看向旁边的两名女医生。

    “走吧,记录一下:白毅,男,身体健康,准!”

    “好的张主任!”

    随后三人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这里再次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还是我率先打破平静。

    朝着房门处努了努嘴。

    “咋样了?”

    张鹏一脸吃惊的问我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多少年了,你穿啥色*我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红色的?”

    “*,你又偷看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妹子,看个屁,滚!”

    “切,我们小时候一起去女厕所偷窥,也不知道是哪位傻儿子躲”

    “打住啊,没完了,还记得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你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随后我俩都笑了。

    “傻儿子,粥怎么不喝完?”

    “大孙子,爷爷不想喝,要不你喂爷爷?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因为你现在是病号,我绝对把你按地上抽你丫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庆幸我是病号,不然你和以前一样,哭着求饶。”

    “不服试试?”

    “我这暴脾气,试试就试试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房门突然被推开,还是刚才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叫张鹏是吧,扰乱医务室纪律,信不信我上报给你队长。”

    我急忙道:“这位美女姐姐,他是在哄我开心呢,我俩一直就这样,你看我这不突然就生龙活虎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那看来可以下去作业了?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句话,我并没有任何反应,但是张鹏却急了:“张敏,他这刚清醒,你可不能开这种玩笑。”

    看到张鹏那严肃的表情,叫张敏的医生噗嗤笑了出来:“逗你们的,不过小点声,旁边的病人还都在昏迷中。”

    张鹏拍了拍胸口,小声说道:“遵命,敏姐,回头请你吃鸡腿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说定了,等你的好兄弟可以下地了,我就要吃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张敏笑了笑,随后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“咳咳,我大孙子长大了,都有女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净瞎说,行了,你快和我说说,当初你是怎么扛下来的,那可是10天。”

    很快,我把事情的起因经过都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那个类似于声呐,丧尸平时会无缘无故的低吼,就类似于海豚,不过空气和海水介质不同,才会有这样的结果,不过我也不清楚为什么可以穿墙,幸好的是不会穿石头。不过你还真挺牛逼的,做事够果断,不然你们小区估计一个人都出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看我是谁爷爷,对了,我妈和许嫣那妮子?”

    “哎,那边目前还没有去,因为那种地方的人流量最多,而且正在摸索丧尸的习性,不过小道消息,过段时间会去医院,因为医生太重要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要去医院我这才放心。

    “哎,行吧,那刚才说的作业,准还有a队是?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个啊,作业就是去地下的大棚种种菜,养养家禽,顶多能有个温饱,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去。准就是可以持枪上堡垒杀丧尸,这个是医生说的算所以我才着急。我们这里一共分为a,b,c,d,f五个队,每12个小时,换一个队去站岗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再次问道:“那刚才张医生说的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