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网游竞技

末世的那些年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末世的那些年: 第7章 破晓-我苟在末世那些年 小说

    我感觉很不公平。

    就当我跑出去没几步的时候,由于太黑看不清地面。

    被扫地机器人直接绊倒,整个人滑了出去。

    哗啦一声,窗户的玻璃碎了。

    我不顾膝盖的疼痛,急忙看去,心中便是一凉。

    “完了,就剩下10来个罐头和4盒压缩饼干。”

    看着四散滚落的罐头,而且有两个已经被砸的变形,流出了里边的汁水。

    但令我奇怪的是,撞门声消失了。

    我很惊讶

    我捂着膝盖,皱着眉开始思考。

    “开灯肯定是没问题的,不然在我刚才关灯的一瞬间,他们就应该停止撞击。这样看来,肯定还有其他方式被丧尸锁定。”

    想了许久,都没有想到是什么原因,可能是看丧尸片太多了,有了先入为主的念头。

    于是我再次去开灯。

    当我即将到达门口的时候,再次传来了剧烈的撞击声。

    “嗯?不对。”

    随后我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撞击停止。

    “嘿,有意思哈,不过嘛”

    我小心翼翼的再次伸出了脚,确保没有一丝声音响起,但是脚还没有碰到地面,就响起了撞击声。

    “看来没错了,两米,两米之内如果出现人类,他们就会有感知,可能是自带红外吧,不过有效距离只有两米这玩意比眼睛好用多了,不过这距离,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大概摸清楚了以后,我大步走了过去开灯,在撞击声中又从容地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在灯光的照耀下,我看到了房门四周的裂缝。

    “还好再也不用过去了,不然小命不保。”

    但很快我又注意到了脚下,再看了看头顶。

    “石头可以阻隔他们的感知吗?”

    随后我从冰箱里拿出饮料,以及掉落的10个罐头和4个压缩饼干。

    “7天吗,看来要合理分配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每天两顿饭,每顿饭一个罐头,第六天三个压缩饼干,第七天吃一个,然后去了末日堡垒再吃饭。

    我很满意自己的规划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手机。

    2035年7月13日,534。

    倒计时6天12时

    已经17个小时没有进食,看到正在流水的罐头,肚子终于咕噜咕噜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舔了舔已经干皱的嘴唇,最终没有抵挡住*。

    “大不了第七天不吃饭,等着救援嘛。”

    我安慰着自己。

    随后拿起一个摔漏的罐头。

    “真香!”

    打开后,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牛肉的,啊~~~舒服,爽。”

    我急忙把另外的几个罐头收到冰箱里,虽然断电了,但是冷气还能存留一段时间,最起码另外一个开了口的罐头不会坏掉,毕竟现在的天气非常热。

    看着外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的天色。

    “哎,昨天这个时候我还在床上睡觉,估计她在给我做饭吧。但是现在,一切都变了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着,呆呆的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“曾经的我多么希望末世来临,痛痛快快的杀丧尸,还有系统什么的,还能有几个漂亮老婆。哈哈,现在看来,估计丧尸站在我面前,我都会手抖”

    我感到自己很无力,在丧尸面前就像是大海中的一叶孤舟,随时都有被打翻沉入海底的可能。

    脑中开始闪现出过往的画面。

    自我记事起,小时候每天都会哄我开心,无论她是否生病。上学后,无论刮风还是下雨,永远都有一个体型消瘦,挂着微笑的女人接送我。从最初的走路到自行车,再到电动车。还有这20多年,每天都可以吃到热气腾腾的饭。

    但是我会发脾气,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

    紧接着就是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儿。

    女的叫许嫣,男的叫张鹏。

    我们是最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许嫣很可爱,个子矮矮的,大眼睛,脸有一点婴儿肥,永远是活泼的样子。

    每天上学的时候都会给我和张鹏带糖果,张口闭口都是白毅哥哥,张鹏哥哥。

    记忆最深的是我们比谁尿的远,结果第二天她来到学校就给了我俩的胳膊每人一口。

    “谁欺负你了,怎么了?咬的可疼了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的比赛,害的我回家差点被妈妈打一顿,幸好有我爸爸拦着。”

    我和张鹏对视了一眼,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掏出一把大白兔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吃糖。”

    拿到糖以后,嘴巴一鼓一鼓的,扭过头。

    “哼,那我就勉强原谅你们两个了!”

    但说完这句话,自己都笑了

    长大了以后总会在球场上看我们打篮球,但不再像小时候一样,变成了,死白毅,死张鹏,因为她个子矮,我们两个总会笑话她,还会拿当年比赛的事情取笑她。

    当时也有很多追她的男生,不过看到我和张鹏后,都不敢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为此她也并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但能感觉到,没有小时候那么亲了,但是也正常,她是一个三观很正女孩子。

    高中毕业后,她去了医学院,励志当一名医生,通过联系中知道了她已经提前毕业去了市中心的“第一人民医院”。

    但她始终是我们两个心中的妹妹

    张鹏,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,有时候像兄弟,有时候我是他爹,但从小无论谁有困难对方都会第一个站出来。

    记得那是很小很小的时候,我被几条狗追,他二话不说拿着棒子把我护在身后,虽然最后我俩满身的伤,都被咬了,但是很开心。

    不过打第二针的时候是手腕,我俩一个比一个叫的声音大,幸好有许嫣的糖

    高中毕业后他去当了兵,就在一旁的陆军基地。

    我高中毕业后,直接考了体校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再次落下泪,感觉牛肉并没有那么香了,我抱着膝盖,掩面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想到母亲此时可能很焦急,很想来找我,但是迫于要保持安静没有办法给我打电话。

    许嫣可能在医院里躲着,害怕的瑟瑟发抖也可能是第一批被送进堡垒的,在张鹏的安慰下等着我的到来。

    而张鹏可能也在擦拭着自己的枪等着7天后会面。

    我擦了擦眼泪,眼神坚定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后握紧手中的罐头,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每吃一口,泪水都会滑出来,我边吃边擦眼泪。

    当牛肉罐头被我吃完后,又灌了半瓶矿泉水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定还会再次见面的,我相信7天后,你一定会来的!”

    我再次看向窗外,仿佛并没有那么可怕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