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网游竞技

末世的那些年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末世的那些年: 第5章 希望与危机并存-我苟在末世那些年下载

    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描写所看到的画面了。

    整个小区已经再也没有活人跑动,完全成了丧尸的乐园。

    但尖叫声依旧没有停止。

    我循声看去,透过窗户,我隐约间看到了有什么物体在抽搐,随后靠在窗边的人便不再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窗户上点点红色滑落。

    更有甚者,楼层高一些的居所,已经有人跳楼,嘭的一声,直接死亡,可能比被咬死舒服很多。

    也有楼层低的效仿,可是他的理智已经被冲昏。

    3层?4层?根本不可能摔死。

    然后在无法移动的痛苦中被活活咬死,更加痛苦。

    正当我看着窗外情况的时候,电视突然又发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也拉回了我的神经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一看,原来是自己刚才太过于着急,忘了关电视就直接出门了,急忙拿起遥控器把声音放到最低,贴近了看。

    虽然我不知道丧尸靠什么捕食人类,但是按照丧尸片中的剧情,都是靠着声音。

    “下面进行全国电视直播,我是主持人陶敏,受疫情影响,全国各地均出现了类似于电影中才会有的丧尸,经过军方暗中的搭建下,把全国分为a-g八个区域。原首都,为区域a,大家请看这里。”

    随着主持人手指的滑动,电视屏幕发生变化,出现了一座高足有10米的巨大围墙,围墙之上放置大量的重机枪,占地面积极广,而且可以清楚的看见半空中来来往往的直升机,以及巨大城门处来来往往的人。

    周围的环境看起来并没有丧尸来袭过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a区的末日堡垒,坐标位于原陆军基地,请在附近的居民快速转移,这里有大火力,大杀伤兵器,以及地下的人工蔬菜大棚,可以保证至少5万人的衣食住行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思索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陆军基地?如果没记错的话,距离我这里也就只有25公里左右吧,难怪没有丧尸,距离市中心还真的挺远。可是外边的丧尸,我能过去吗?”

    仿佛电视中的主持人知道我所想一般,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距离比较远的请不要担心,这里将会在一周后开始对a区域的各个小区进行搜索,请大家安心的待在家里,接好充足的水。”

    随后手指再一滑动,画面中出现了丧尸的模型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丧尸,也就是疫情爆发的产物。据专家观察及推测,这种生物并不会真正的吃人,反而是在疯狂的传播病毒,扩大规模,目前不得而知这种传播的用意,也不知道病毒爆发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当主持人的手指再滑动一次后,屏幕中出现了一个白色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大家请看!”

    随着镜头拉近,房间中有一个巨大的铁笼子,铁笼子内正关着一个丧尸。

    紧接着,房间门打开了,一个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,小心翼翼的朝着屋子内部走着。

    但丧尸没有任何反应,依旧站在那里,左晃晃右晃晃,时不时的抬头嗅一嗅。

    “大家可以看到,我们的工作人员正在测试丧尸锁定人类靠的是什么。首先可以肯定,丧尸是没有视觉的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工作人员从兜里掏出一个易拉罐,朝着房间的另一个角落扔了过去,发出咣当当当~~~的声音。

    当声音出现的那一刻,丧尸迅速扭过身子,朝着发声处嘶吼着冲了过去,硬生生的撞在了铁笼之上。

    “这,可以判定,丧尸可以靠着声音辨别猎物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待丧尸稳定以后,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脱去了防护服,在拉链拉开的一瞬间,丧尸便扭过了身子,开始闻了起来。随后朝着工作人员的位置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再次撞在了铁笼之上。

    “这,可以判定,丧尸可以通过气味来辨别猎物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当工作人员穿上防护服以后,丧尸便缓缓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画面可能有一些血腥,是给大家测试一下僵尸的弱点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的时间很长。

    一开始用刀捅,但丧尸依旧活着,直到*脑袋以后,这才停止动作。

    就当我以为完了的时候,主持人再次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还有其他的方式解决丧尸,请大家继续往后看。”

    只见一个丧尸被固定在床上,后背露给了摄像机。

    一名工作人员拿着砍刀,朝着丧尸后脖颈的脊椎一刀砍下,血液喷出,丧尸便不再有了动作,而刚刚喷出的血液,已然凝固。

    “相信大家看到了,脖子的脊椎以及大脑都是丧尸的弱点,按照生物学家的话来说,丧尸病毒控制的是大脑,而操控身体的方式是通过脊髓,所以通过斩断脊髓也可以达到击杀丧尸的效果,但就目前的研究看来,只有脖子位置才有效,具体原因,暂时无法解答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,请大家保护好自身,重申一遍,一星期后,各个区域的堡垒都会对各自区域的小区进行搜索,救援!!!”

    看到这里,电视节目再一次变成了雪花。

    我坐在沙发上思索起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陆军基地会出现这么高大的城墙?

    为什么是一个星期,而不是立刻?

    为什么只对小区进行搜索?

    但是无论如何,这却给了我生存的希望。

    我真很感谢有这样一个祖国,在最危难的时候不抛弃不放弃。

    存活的喜悦让我再一次流出了眼泪。

    这是我流泪最多的一天。

    我想到丧尸的几种锁敌方式。

    “听觉和嗅觉吗?”

    随后我看了一眼窗户的位置,心中便升起了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我急忙跑到窗户旁,把窗户全都关了起来。

    正当我放松警惕的时候,楼道里传来了骚乱以及自行车的铃铛声。

    但是我并没有慌,因为听觉是不存在的,我并没有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嗅觉的话,我已经把窗户关上了,下水道有回水管也不存在气味的散发。

    但事情的发展并不像我想的那样。

    不出20秒,家门便传来了被撞击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顿时慌了神,我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攻击我的房门。

    我慌乱的四处查看,窗户都关好了,而且是刚做的窗户,封的特别严。

    紧接着,整栋楼都响起了尖叫声以及丧尸撞击房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眼看着自家的房门逐渐变形,出现了一个个小坑。

    我的心中愈发紧张,仿佛下一刻他们就要破门而入一般。

    很快,防盗门便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咯吱声。